澎湃:1.9万亿之后是2万亿,拜登撒钱计划后的意图

2021-04-07 19:49:03

赚钱

原标题:美国那点事|1.9万亿之后是2万亿,拜登撒钱计划后的意图

当地时间3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匹兹堡宣布了总计预算2.3万亿美元的重大基础建设计划,旨在重建美国的基础设施。他称这是“一代美国人的一次投资”。

拜登上台后不久就召集了一群研究美国总统的历史学家们到白宫座谈,据当时参与的人回忆,拜登的关注点很大程度上在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与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两位总统身上——关注罗斯福是因为罗斯福新政,关注约翰逊是因为约翰逊的大政府观。拜登在座谈时详细了解了这两位总统是如何把握时机来推动他们极其野心勃勃的政策的。也就是说,拜登早就准备好了要搞一番大事业,他对有些人将他的这一任政府描述成“奥巴马的第三届”非常不甘心,因为他要对标的不是奥巴马,而是罗斯福与约翰逊这两位年代更为久远的民主党前总统。

拜登3月31日推出的“2万亿计划”即是他实现自己愿景的重要一步。如果最终被通过,拜登很可能将因此被铭记。这项新的以“美国就业计划”(American Jobs Plan)命名的方案里每一个部分指向都非常明确。这里做简单的分析。

“2万亿计划”瞄准了哪些目标?

首先是针对民主党人尤其是民主党左翼的。虽然民主党左翼(比如桑德斯、奥卡西奥等)在方案出台之后纷纷表示计划还是过于保守,里面的数字还不够大,但事实上,拜登因为这个方案已经彻底摆脱了在去年大选初期各界将他定位成的“温和的民主党人”的形象。拜登明确表示美国社会与奥巴马时期已经很不一样了,他也意识到整个民主党已经变得更“左”,所以他需要跳出奥巴马政府的窠臼,去推动一套更符合当前民主党理念的措施。比如,在这个计划里,对电动汽车、清洁能源的预算要远远高于修桥、修路这样的传统意义上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凸显了拜登对应对气候变化这个左翼极为在乎的议题的重视。

而给经济注入强心剂的想法不仅能获得民主党人的支持。拜登借着新冠疫情与经济危机时美国民众普遍支持政府有所行动、振兴经济的机会窗口,同时也想以这个“美国就业计划”来影响更多的共和党人。

共和党内部的“小政府派”在之前的四年已经被特朗普大手大脚花钱压缩得不再有太大的话语权了。取而代之的是共和党内部的民粹势力,他们想将美国变得更加“伟大”,想让美国重获荣耀。但拜登恰恰想趁此机会显示自己与特朗普光会打嘴炮、只说不做有着天壤之别:特朗普一直频繁提及美国的飞机场就像第三世界的,但却完全没有任何相关的改进动作跟进,而拜登准备投入250亿美元翻修全美的重要机场;特朗普一直将“美国制造”挂在嘴边,却被人发现其集团及竞选团队大量从他国进口商品的同时,也雇佣了不少“非法移民”参与诸如建筑、后勤等相关的工作,而拜登则准备投入3000亿美元到美国的制造业。拜登政府的潜台词是:特朗普只会做虚假的保证,自己才是能真正将美国建设得更加伟大的总统。

除了要权衡党派之间的得失以外,惠及自己的票仓也是拜登此次推出计划的重要考量。“美国就业计划”里最大的单项就是惠及老年人和残障人士的。老年人是美国最为稳定的投票群体,拜登当选也得益于诸如亚利桑那州这样的摇摆州的老年人“翻蓝”。所以,花4000亿美元在照顾老人及病残相关的开销上也有想要稳定住摇摆州优势的意图。

另外,虽然此次计划中没有明确单列的一项是要帮助少数族裔的,但其实字里行间都是在为少数族裔及贫困人口赋权。比如大幅提升公共设施尤其是公共交通的翻新主要受益者将是少数群体。增强灾害防御、水路和港口建设、铁路客运等等或多或少对少数族裔的帮助也会更大些。值得指出的是,铁路客运的重点投入会在美国的东北地区,尤其是连接波士顿与华盛顿的铁路线。这曾经是拜登每天上班都要使用的线路(他做参议员时几乎每天往返与特拉华和华盛顿之间),现在对其进行大力改造、翻新或许也是圆了拜登当年在极慢的火车上前行时就有的心愿吧。

1.9万亿之后是2万亿,大把撒钱为哪般?

美国政府前不久才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新冠疫情纾困法案,为什么才过了几周拜登就又甩出了一个数额更为庞大的计划呢?

这实际上反映了拜登政府的紧迫感。拜登团队清楚地认识到给他们“有所作为”的机会窗口也许只有两年,拜登自己也经历了2010年民主党在众议院一口气输掉了63个席位的“滑铁卢”,之后10年再也没能有效推动民主党想要的重要议案。

2022年共和党在各摇摆选区又是来势汹汹,所以拜登政府希望能在仍然同时掌控参众两院及白宫时尽快把重大议题落实。即使在美国连续几天发生重大枪击事件,对推进控枪法案出现了很强的社会意愿时,拜登团对也不得不暂时搁置这个民主党人十分在意的话题,为“美国就业计划”让路。

此外,拜登也同时想借疫情与经济的双重危机来展示共和党人一直奉行的“下渗经济学”(也即让经济顶层的富人、企业享受到优惠从而让好处层层下渗惠及贫苦大众的政策思路)是不管用的。他想借着民意仍然对政府利用大手笔刺激经济有好感的时机,来完成这个计划。毕竟他这个计划主要需要通过增加企业税来完成,而且是要连续15年维持计划里的税率才能收上来这个计划8年所需的开销。

当然,拜登只是将税率从21%提升至了28%,而非前特朗普时期的35%,这使得民主党内的一些极左翼非常不满,认为方案不够激进。拜登这样做估计也是想更为务实,毕竟一下子提升太多势必会激活共和党内的“小政府派”,即使他们在特朗普大手笔花钱时没怎么吱声。同样,为了避免计划数字过于庞大,拜登也准备打一套组合拳,这一次先放出第一步的2万亿美元的方案,在4月份可能还会出台第二波包含保育、早教、医疗相关措施的另一份计划,总价可能会与时下的第一波相差无几。也就是说2万亿虽是天价,却还仅仅是拜登想要的4万亿方案的一半而已。

拜登的这一系列措施的直接后果很显然是就业率的大幅提升,因为措施中几乎每一项都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来完成。这其实很符合政治经济学中常常提及的“菲利普斯曲线”。在经济学的范畴内,菲利浦斯曲线告诉我们在短周期内失业率和通胀率之间存在交替关系,通货膨胀率高时,失业率低;通货膨胀率低时,失业率高。而政治经济学模型告诉我们,左派政党往往会希望有更高的就业率,而右派政党更希望有较低的通胀率。这是因为左派代表劳工,有工作、有饭碗是重中之重;而右派有财富,代表商业利益,所以不想让自己的财富被通胀压缩,以至于更为希望维持较低的通胀。

在短期内连续向经济注入如此多的资金,拜登政府看起来并不太担心通货膨胀,尤其是最近几年美国的经济学界也在反思此前一直被写入经济学课本里的增加资金供应与通货膨胀率提升之间的关系究竟是否紧密,毕竟最近一些年的数据并不能印证这两者必然存在因果关系。而对拜登自己而言,如果不趁机借此巩固自己的票仓甚至扩大自己的盘子,尤其是如果不在现在去完成他与罗斯福、约翰逊比肩的伟业,更待何时?

(孙太一,美国克里斯多夫纽波特大学政治科学系助理教授)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微博/微信扫码进入APP预约直播

微博/微信扫码查看原文

微博/微信扫码查看完整视频

微博/微信扫码查看原文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新河百事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