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已检出印度双突变病毒,一地11例输入!印度日增或将突破90万?“人像动物一样死去”…

2021-05-09 19:55:02

易商网

  导读:印度“双突变”病毒尚未成为“令人关注的变种”。

  图源:新华社

  还在不断刷新纪录!

  据印度卫生部门4月29日最新通报,过去24小时,印度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79257例,累计确诊达18376524例;新增死亡病例3645例,累计达204832例。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上周印度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17万多例,占全球新增确诊病例的38%。而就算数字已如此夸张,世卫组织及印度专家还是相信,印度当前公布的累计确诊及死亡数字被严重低估。世卫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言,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是官方公布的20倍至30倍。

  更让人担心的是在印度发现的“双突变”新冠病毒B.1.617。世卫组织表示,这一毒株至少已在17个国家出现。据浙江卫健委通报,4月28日浙江新增11例境外输入病例确诊,其中10例来自印度,还有1例无症状,同样源自印度输入。

  4月29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五一”假期疫情防控和疫苗接种有关情况。吴尊友介绍,我国部分城市检测到有印度变异毒株。

  目前,印度仅有不到9%的人接种了首剂疫苗,接种速度和疫苗供应都远远赶不上病毒的传播速度。专家预计其疫情在接下来几周会“明显恶化”,可能会成为全球的担忧。

  国内一地现11例印度输入

  吴尊友:我国已检测到印度变异株

  据浙江卫健委通报,4月28日0-24时,浙江新增确诊病例11例(由印度尼西亚输入的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1例,印度输入10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印度输入),已排查密切接触者均已实施集中隔离。截至28日24时,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343例(境外输入病例124例)。

  4月29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五一”假期疫情防控和疫苗接种有关情况。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介绍,我国部分城市检测到有印度变异毒株。

  他表示,大家都很关注、很关心,同时也比较担心。实际上新冠流行以来,病毒变异一直都在发生,只要流行不停,病毒都在变异。无论怎么变异,我们都能够阻断其传播,只要我们能阻断这种毒株的传播、流行,就可以防止新的变异毒株的发生。所以说落实防控措施最为关键,既可以终止变异毒株的流行,也可以防止新的变异的发生。

  世卫:印度上周新增确诊病例占全球38%实际感染人数或多20—30倍

  据央视新闻援引美媒报道,世卫组织数据显示,上周印度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17万多例,占全球上周新增确诊病例的38%。与此前一周相比,印度上周的新增病例增加了52%。

  2020年3月12日,印度政府公布了该国第一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2020年10月3日,印度宣布死亡病例超过10万例;2021年4月28日,印度的死亡病例突破20万;而最近,印度死亡病例数字增加迅速,从17万到18万用时约8天,从18万到19万用时约5天,从19万到20万用时约3天。尽管这些疫情数字已屡创新高,令人瞠目,但世界卫生组织及印度专家均相信,印度当前公布的累计确诊及死亡数字还是被严重低估。印度的庞大人口基数和后勤问题使得病毒检测和准确记录死亡人数非常困难,也使外界更难了解印度新冠危机的确切规模。

  世卫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言,根据过往印度的数据推测,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是官方公布的20倍至30倍,换言之,可能有高达5.29亿印度人已被感染。

  印度阿育王大学教授、病毒学专家沙希德·贾米勒认为,本轮疫情的峰值将在未来两到三周出现,届时印度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最高可能接近90万。

  患者“像动物一样死去”

  “我无法相信我们在印度首都,”在德里一家火葬场帮忙的马尔霍特拉(JayantMalhotra)称,“确诊者没有氧气,他们像动物一样死去。”

  氧气!氧气!

  据央视新闻,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印度新增确诊病例飙升,医院人满为患,医疗资源频频告急。不少患者和家属只能在医院外苦苦等待,期盼至少能得到吸氧气的机会或买到氧气瓶。

  曼达尔的妈妈本身患有糖尿病,现在又感染了新冠病毒。由于没有床位,她没办法把妈妈送进医院接受治疗。幸运的是,曼达尔最后找到了一个人愿意以3万卢比(约合人民币2579元)的价格卖给她一个氧气瓶和6公斤氧气。而正常情况下,一个氧气瓶只要6000卢比(约合人民币522元)。

  花了大价钱也不见得能买到氧气。在新德里,由于氧气和医疗用品的短缺,一家工厂外排起了长队,大家都在等待为氧气瓶补充氧气。目前,氧气已成为印度最重要也最紧缺的物资。

  印度虽然不是最主要的氧气出口国之一,但以往还是能够保障国内需求,并有所出口。现在从出口转为进口,甚至需要穷尽一切办法寻找氧气供给,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印度国内确诊数据飙升,医用氧气的需求量提高了6倍。据估算,目前印度每天医用氧气产量约为7000吨,日需求量约为8000吨,差额约1000吨。

  此外,运输问题也制约了氧气的供应。印度医用氧气制造主要集中在沿海地区,而4月以来的疫情重灾区主要在德里等北方邦,交通运输不畅极大限制了氧气调配。雪上加霜的是,印度各邦、各医院各自为政,争抢资源,导致氧气分配更加混乱。

  一名医学生负责20个ICU患者

  据红星新闻援引当地媒体消息,目前,印度有541家医学院,3.6万名医学生。印度公立医院医生为主的工会称,这些医学生是印度新冠应对中的堡垒和倚仗。

  然而,有医学生觉得自己“被背叛了”。疫情暴发一年以来,他们承担了超负荷的工作量,却需要绝食才能拿到工资,还暴露在感染病毒的高风险之中,以惊人的速度和比例再三感染。

  抗议

  医学生SiddharthTara所在医院增加了床位,却没有多雇医护人员,导致工作量增加数倍。更糟糕的是,一些高资历的医生拒绝治疗新冠患者。院里以前是2名医生管15个床位,现在增加到60个床位。苏拉特的26岁医学生JigneshGengadiya一个人就要负责60个普通床位,或负责20个ICU患者。

  医学生Sarkar透露,上个月,其所在的Sassoon医院的450名医学生中,有80人确诊新冠,却最多只有7天假期。另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医学生称,其所在医院的手术部门,医学生感染比例高达75%。

  近3000人确诊新冠后“失踪”

  据海外网援引当地媒体报道,在印度卡纳塔克邦,有约3000人在确诊新冠后“失踪”,他们的手机关机,也没有留在家中,踪迹无处可寻。

  卡纳塔克邦官员阿舒卡称,很多感染者都关掉了自己的手机,而在班加罗尔,有约3000名失踪患者正在传播新冠病毒。他表示,政府正在向民众发放免费药品治疗,但没有办法联系他们,这些人直到病重时才会去医院寻找ICU病床。

  当地警方已经出动寻人。“我估计,班加罗尔有至少2000到3000名患者关了手机,离开自己的家。我们不知道他们去哪了。”阿舒卡说,希望民众可以保持联系畅通,“这样的行为只会加重疫情,等到最后时刻才去ICU也是不对的。”

  “麻烦的印度617”

  但尚不算“令人关注”

  世卫组织表示,在印度最早开始传播的变种新冠病毒B.1.617毒株已至少在17个国家出现。

  当地时间4月28日,英国公共卫生部官员发布最新消息称,在英格兰中部城市莱斯特确认了3例来自印度的变种病毒感染病例。这些病例的共同点是都与来自印度的旅行有关,更进一步的检测还在该市一所公立学校里展开。莱斯特公共卫生主管伊万·布朗(IvanBrowne)说:“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变异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或增加死亡的风险。”目前英国已经确诊了100多例来自印度的变种病毒感染病例(B.1.617),虽然听起来很多,但只占已经检测样本的1%。

  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博士将这种变异毒株称为“麻烦的印度617”。当地时间4月28日,其透露目前已发现印度本土生产的Covaxin疫苗可以中和这种“双突变”毒株。据印度巴拉特生物技术公司4月21日发布的数据,Covaxin疫苗对新冠病毒的有效性为78%。25800名18岁至98岁的参与者中,共发生了43例新冠确诊病例,其中36例发生在安慰剂组,相比之下,疫苗组中的感染者只有7例。4月25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微博解读“印度疫情失控的深层原因和走向”时也表示,印度流行病毒株出现了双突变,但不是此次疫情完全失控的原因。虽然B.1.617的传播性被认为和英国发现的突变毒株(B.1.1.7)相当,高于南非发现的突变毒株(B.1.351),但是,目前还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说明来自印度的变种病毒可以用“令人关注的变种”这个术语来描述——一个曾经用于描述英国,巴西和南非发现的变种病毒的术语。相比于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欧洲国家各自的防疫措施似乎是对疫情更为重要的影响因素。

  发达国家超量囤积

  扰乱全球疫苗供应

  目前,印度病毒肆虐,疫苗接种速度却远远落后。该国于1月16日开始接种疫苗,目标是到2021年7月覆盖2.5亿人,然而到目前为止,据称只有约1.18亿人接种了第一剂疫苗,仅覆盖印度不到9%的人口。

  印度人口规模庞大,疫苗接种任务艰巨,其落后的后勤和基础设施却使疫苗推广工作更加复杂。斯瓦米纳坦指出,印度现时每天只有约200万人接种疫苗,估计每日实际需求达到600万至700万剂疫苗,因此必须加快疫苗供应和接种速度。

  就在印度挣扎于医疗资源和疫苗的大量短缺中时,众多发达国家却坐拥大量富余疫苗。“人民疫苗联盟”指出,富国订购的疫苗足够让这些国家的每位国民接种3次,其中加拿大的订购量更是足够让国民接种5次。而美国杜克大学全球卫生创新中心估计,美国的过剩疫苗在夏季将达到3亿剂以上。

  事实上,辉瑞、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等公司开始研发新冠疫苗时,美国、英国和欧盟国家等富国均与其达成交易,向这些公司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加速疫苗研发,以换取疫苗的优先使用权。

  2020年5月,美国政府就以12亿美元的价格向阿斯利康预订了3亿剂疫苗,而这种疫苗至今尚未在美国获得批准。到2021年1月,富国已经预先购买了辉瑞当年计划产量的96%,莫德纳计划产量的100%。

  根据“我们世界的数据”统计,高收入国家仅占世界人口的16%,但它们已获得了46%的新冠疫苗产量;中低收入国家/地区占世界人口的40%,获得19%的疫苗产量;而最贫穷的国家/地区占世界人口的10%,仅发放了0.4%的剂量。

  另一方面,全球新冠疫苗获取机制(COVAX)原计划在5月底前交付1.872亿剂疫苗,但截至4月21日,仅交付约4020万剂疫苗,占原定剂量的21.5%。据中国新闻网援引英媒分析,COVAX多数疫苗供应依赖印度血清研究所(SII)生产,但美国2月颁布《国防生产法》限制疫苗原材料出口,令印度疫苗生产受阻,加之后者国内疫情迅速恶化、疫苗需求激增,开始限制疫苗出口,扰乱全球供应链。

  虽然美方行为遭到广泛批评后,试图“亡羊补牢”,宣布将与他国“分享”6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但专家预计,印度疫情在接下来几周会“明显恶化”,可能成为全球的担忧。

  早在今年1月,世卫组织就曾警告称,由于不平等的新冠疫苗分配政策,全球面临“灾难性的道德失败”。当富国“垄断”疫苗快速打针的同时,印度等国已经供不应求,只能放任病毒不断进化。分析称,“疫苗民族主义”将会延长疫情大流行持续时间,最终伤害自身。

  21新健康综合自丨央视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李婷菊,编辑:陈庆梅)、浙江卫健委、中国新闻网、海外网、红星新闻、中国生物技术网、南方都市报、光明日报

  编辑丨李欣夷

  图片来源丨图虫创意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新河百事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