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老总开滴滴、银行行长送外卖:一天400块,就是中年人的踏实

2021-05-09 10:05:19

喷码机

  “其实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多愁善感,因为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你不可能停下脚步。当你发现一个行业,你无法继续生存的时候,你只能是立马调转车头继续赶路。”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文刀

  年近50、北京户口、中行15年老人、前私募老总,现在人到中年开滴滴,为了一天400块钱而心里踏实,早上6点出车,每天在客厅一隅或厨房一角录抖音做自媒体。

  这样的中年生活,你感受一下。

  这两天,一篇标题叫《曾是风光不二的私募老总,今是滴滴司机,尝尽人间烟火,“不得不佛系的老王”道出金融人的中年危机》的文章,在金融圈火了。

  标题里,几乎每个词都正好戳中了金融圈里的中年人。

  果不其然,就连财经大V@侯宁看了,都忍不住评论:

  能屈能伸,能软能硬,这是个人才!

  /1/

  文章的主人公“不得不佛系的老王”,前半生拿到的剧本,本也似无可挑剔:

  北京高校的金融专业出身,毕业后在中行干了15年,在上海银行升到了部门副总,然后下海开私募。

  转折出现在2017年。那一年,A股波动率创历史新低,149只股票被腰斩,乐视陨落。

  据老王称,2017年由于经营状况不佳,公司进行了股东变更,他被逼无奈离开了原本的公司。

  “离开之后,我投了很多简历,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面试,但很奇怪的是,就是没有人录用我,我觉得我的简历应该是很漂亮的,我有扎实的金融专业知识,当过甲方,当过乙方,很多公司面试问我的问题我都对答如流,但神奇的是,面试完,我却都没有被录用。”“后来我分析,可能到了我这个年龄,聘用我当普通员工吧,人家也觉得我不愿意,聘用我当高管吧,人家又不缺,所以我始终没能找到工作。”从私募老总到网约车司机:中年危机下,我的人生不得不佛系——紫牛新闻

  其实老王身上最大的话题度,无非是人到中年,前后身份、职业的反差。

  毕竟曾经,老王是一家私募基金——北京华瑞星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怎么说也算是金融圈里小有成就的人物;

  但现在,老王一边做滴滴司机,一边做网约车自媒体大V。现在的两个身份无论是哪个,都和私募老总不可同日而语。

  那风光无二的私募老总怎么成了网约车司机呢?昨天文章火了以后,老王还专门出了一期视频来回应。

  首先就是“私募老总”这个身份。当年私募确实是个新鲜事物,刚刚放开,“无数的人就奔向了私募,每个人都想拿一块私募的牌照”。

  但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私募经历了大洗牌,能生存下来的寥寥无几,所以对于这种身份的转变,老王看起来还是挺豁达的。

  他自己也说:“因为离开私募之后,毕竟我赶上了,就是19年自媒体爆发时期。”

  但笔者去考古了一下,2019年,老王在悟空问答的一个问题里曾透露,是给一个朋友借了钱,自己手头的钱不够还银行贷款,后来朋友出事进了监狱,借出去的钱要不回来了,只能自己想办法在工作之外做兼职。

  人到中年,却遭遇了朋友入狱、借钱不还的债务危机,或许这才是老王一开始兼职做滴滴司机的初衷。

  但中年人就是这样一个群体,上有老下有小,环顾四周都是需要依靠自己的人,只能自己扛着。

  “其实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多愁善感,因为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你不可能停下脚步。当你发现一个行业,你无法继续生存的时候,你只能是立马调转车头继续赶路。”

  “其实对于我们中年来讲,最最要命的用句金融的话说,就是现金流。无论你这个行业的好坏你职务的升降,最终决定的事情,就是你得有进项。”

  “对于年轻人来讲,可以谈谈理想谈谈抱负,对于像我这种人到中年的年龄,只能是务实。”老王如是说。

  所以当私募老总老王在面对债务危机时,选择去做了滴滴司机,原因就是滴滴到达一定级别后每天都能提现。

  “我今天跑一天挣了400块钱,明天一早我就能把这400块钱取回来,这种踏实感是中年人最需要的。”

  但也不是所有人陷入低谷后,都应该去跑网约车。不久前,老王的一个视频中专门提到,人在低谷的时候,更应该去做一些低风险的工作。

  当然,开滴滴毕竟是体力活儿,和坐在办公室上班相比,有时候还是挺辛苦的。

  比如老王曾在一期视频中提到,为了完成早高峰的目标:赚够200元,他早上6点就出车,但1个小时过去了都没接到单,只赚了6块的调度费。

  如今,随着老王的视频背景从办公室逐渐集中在了家里、网约车上,他已经成功转型为自媒体大V,头条和抖音的粉丝总数接近30万,创作的视频作品达到了404条。

  /2/

  金融圈的中年人,并不都是徐翔:

  也不都是顶流坤坤、松松。

  活跃在微博等平台上的网红级财经大佬,比如@但斌、@老曾阿牛等,都是少数。

  去银行办业务,大厅里的客户经理和柜台里的柜员都是年轻面孔;在券商营业部,投资顾问和理财经理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招聘信息里,一般都有“年龄不超过35岁”的字样;尤其是每家金融机构招进来的新员工和实习生,更是清一色的高学历、低年龄……

  放眼看去,除了高管等极少数人,业务骨干甚至中层都越来越年轻了。

  其实老王并不是个例,最近这两年,经常有媒体爆出金融圈里的中年人做兼职、或者直接转行的消息。

  比如头条上的自媒体“北京小松”,透露自己曾做过十几份工作,现在也是一名滴滴司机。

  他在券商做过客户经经理,时间是2008年,月薪能拿到4000多将近5000块。

  要知道在2008年,四五千绝对属于高月薪,毕竟北京房价就是在2008年后开始起飞的,而当时的“睡城”燕郊,最好的地段也才4000元/平。

  去年,中新网曾报道过一个名为梁智俐的饿了么外卖骑手,他曾是广州某银行员工,在银行业摸爬滚打了9年,甚至还担任了该银行网点行长3年。

  后来梁智俐去了私募基金,当了一年半基金经理,据说是受金融市场大环境的影响,2019年下半年他和朋友亏损200多万元,人生从巅峰坠入了谷底。

  为了养家糊口,这位金融圈老兵成了外卖小哥,两个月就升了副站长。虽然当时的工资只有5000多,但他自称“已度过了最绝望的时刻,看到在外卖行业工作晋升的希望。”

  还有去年疫情期间,在西安一家金融公司上班的熊先生,平时月薪能达到2万元左右的水平,但由于疫情无法复工,只能去兼职送外卖,每个月能赚4000左右。

  虽然做兼职赚的钱无法和正常工资相提并论,“仅仅能补贴一些家用”,但有这笔钱总比没有的好。

  人到中年,为了抵抗突如其来的风险,他们不得不放下身段,不约而同地转行去开滴滴,送外卖……

  去年,在美团发布的《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中,也证实了这一点:

  疫情影响下,“兼职做骑手”成为就业新趋势,近四成骑手有其他职业,其中不乏律师、舞蹈演员、导演、企业中层管理者、金融从业者、软件工程师等群体。

  /3/

  知乎上有个问题是:“被中年危机淘汰的人,后来在做什么?”

  全部回答多达112个,其中赞同最高的答案写到:

  从体面的工作进入不体面的工作,从脑力为主的行业进入到以体力为主的行业,从有点技术的行业到无技术可说的行业。

  可以说像极了金融圈里的去开滴滴、送外卖的中年人。

  但也要承认一点,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所有的职场小白都能最终进化成高管、甚至老板,所以难免会有一部分人离开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金融圈。

  其实,关于“金融圈里的中年人都去哪儿了”这个问题,最有资格回答的应该正是金融圈里的中年人。

  知乎上有用户说:“等到35岁,不出意外,我应该就被淘汰了。”

  还有人正确认知了自己,去考了公务员,娶了同为公务员的老婆,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但也有人变成了家里蹲,并称“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也会一直家里蹲下去”……

  笔者大学刚毕业时,也曾在当地的券商营业部工作过,当时身边的同事几乎都大了自己七八岁。如今几年过去了,当年的同事基本都成了金融圈里的中年人。

  大家都知道,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线上开户,线下的券商营业部人气不足、网点收缩,很多金融民工都选择了另谋出路。

  比如同事A跳槽去另一家券商,做了高级理财经理;同事B辞职后去了企业,做起了财务管理方面的工作;同事C辞职后,自己创业开了当地的网红小餐厅;还有人蹭着年龄的尾巴,考上了公务员……

  所以你瞧,也不必过分焦虑金融人的中年危机,虽然大富大贵很难,但踏实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够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新河百事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