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我的二妹妹

2021-07-01 16:56:14

百融云

  作者|赵津南

  我二妹妹赵晓玲今年6月8日夜里走了。

  二妹妹1959年1月份生人,当时正值灾荒,她生来弱小,营养又缺乏,生母于1961年亡故,失去母爱的她,身体状况雪上加霜。后来继母进门,我又有了一个妹妹和弟弟,总共姐弟六人。

  母亲怀里的是二妹妹

  可能是继母的原因,我们姐弟四人特别亲密、格外团结,尤其是姐姐妹妹们都特别照顾我,除了偶尔较重的体力活由我负责,如买上百斤的冬白菜、红薯,买劈柴等以外,家务活她们全包了。

  1973年我在天津市教师进修学院英语系(现马场道天津外国语大学)脱产住校进修学习一年,周六晚上回家,周日晚上归校。

  那个时期的每周日上午,我都会顶门去座落在承德道的市图书馆看书半天,风雨无阻、雷打不动,这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个习惯的养成和姐妹们对我的照顾是分不开的。

  我姐姐是二十中老初二毕业生,1969年与她二十中的同学们去内蒙五原巴蒙乌拉特前旗战天斗地去了;大妹妹是二十中72届的初中毕业生,被分配到了天津双林农场。

  大妹妹经常周六晚上从下乡的双林农场赶回家,周日尽可能地改善伙食,又准备好一小玻璃瓶的猪肉炸酱和一小瓶猪肉榨菜丝让我带回学院,唯恐我在学院吃不好。每次想起,我的心里都是热乎乎的。

  双林农场算是插队或是留城,其说不一,二妹妹毕业于大沽路小学,那时在我任教的营口道中学上初中,由于当时的政策,二妹妹的分配问题前途未卜。

  兄弟姐妹环绕着老父亲,第二排右一是二妹妹。

  1975年,我在和平区营口道中学教英语,中学斜对过是天津照相机厂分厂。原本校方与照相机厂方协商决定教师去厂里就餐,但一年后,因种种原因,厂方解除了这个协约。

  1975年暑假返校时,校革委会P主任告诉我,学校准备成立自己的食堂,我将是第一任食堂管理员,她让我考虑一下,一周内把决定告诉她。这时我二妹妹开学上初三,一年后即将面临分配。

  返校日只有半天,领工资,开个全校教职工会就结束了,可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却头昏脑胀,会上讲的什么我丝毫都没听进去,怎么回的家,脑子里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到家后,我抄起一个小木板凳儿就来到我们楼顶的大露台上。这个决定对我来讲太难接受了!我得好好想想。

  当时我刚教英语一年,对学英语和教英语都有极浓厚的兴趣。每天最多教两节课,除了有时年级组或英语教师组有活动外,绝大部分时间我都花费在去教师阅览室阅读英文杂志和画报上,即提高了自己的英语教学水平,又从中得到了享受。

  教英语时,每当学生掌握了我传授的知识,我总有一种成就感,满足感,这种感觉别人是体会不到的......如果不教英语,成就感和满足感就无从谈起了;提高业务水平的机会以及阅读的乐趣也都将荡然无存。

  可如果我拒绝当食堂管理员,我那瘦小、虚弱的二妹妹的工作分配恐有闪失,极有可能会被分配到农村去,那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健康的学生到农村插队落户所受的苦我们都心知肚明,更何况我二妹妹那样的身体素质,后果我想都不敢想。

  几天里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怎么想都觉得即便我受点委屈,受点苦,也比让我孱弱的妹妹去农村受大累强。想到此,心里做了决定,人也踏实了许多。

  转天我把决定告诉了P主任。

  开学前几天,后勤处的老师们忙了几天,把炊具和灶台都准备好了,学期开始,我走马上任。食堂就两个职工,我负责采买、记账,卖早点;另外一位是从社会上招聘的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赵姨,负责做饭和清洁。食堂每天准备两顿饭,早点和午餐。

  每天早上我六点多到校,骑上单位的自行车,车上挂着一个那个年代的大竹筐(大约能装一百斤煤球),到附近的早点铺买回一定数量的大饼、果子、豆浆,回来卖给老师们。

  开工前几天,我买过一盆老豆腐。老豆腐怕震荡,我小心翼翼地推着自行车走回学校,回来一看,老豆腐都澥了,卤和豆腐成了一体,没有了卖相,自此再也没有买老豆腐了。

  午餐需提前一天把菜单写出来,通常是一个菜,主食是米饭、馒头、发面饼、半发面饼或死面饼。我到各年级组和各处、室去登记,根据需求采买食材。

  上午八点之前卖完早点,九点左右,我又骑上带竹筐的自行车去附近的副食店采买食堂用的油、盐、酱、醋、肉和新鲜的蔬菜。赵姨九点上班,我采买回来,她已经根据昨天从老师们那拿来的订单,开始准备做饭了。

  每当我推着带竹筐的自行车向校门外走去,校园里总有正上体育课的学生们,看到推着挂着油脂麻花竹筐自行车的英语赵老师,他们的目光在告诉我,赵老师一定是犯了什么错误了,不然怎么会不让他教课呢?!

  在学生们猜疑目光的注视下,我感到万箭穿心!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我真是不想做管理员的工作,可不干又不行,做也是违心去做,想的还是教英语,真可谓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由于没有主观能动性,我工作起来不求上进,马马乎乎,每天心里想的就是怎么熬过去,真是度日如年......终于熬到了学年末,还不错,二妹妹留了城,被分配到了国营二商局的下属单位工作。

  暑假的第一个返校日,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心事重重地来到革委会办公室门前,思索着如何开口请求领导考虑让我重回教师岗位。

  定了定神,我敲了两下门,听到回音,推门而入,还未等我张嘴,主任开口就说:“赵老师,下学期教课。”我欣喜若狂,三步并作两步般飞出办公室。

  革委会办公室在三楼,出得门来,向二楼我的办公室走去;此时与上楼来的H老师打了个照面;他用手指着革委会办公室方向说:“主任找我,也不知是什么事。”

  H老师比我大一岁,是物理老师。过了一会儿,消息传来,他将是第二任食堂管理员,他弟弟是我校二年级的学生,两年后毕业......此刻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全家福,三排右一是二妹妹。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我考上了天津师范学院外语系。我们系在八里台南院,二妹妹工作的二商局食品机械厂在相距不远的佟楼。

  有一段时间,师院的伙食不太好,食品机械厂的伙食比师院好,而且还不用排队。二妹妹总是提前把好吃的饭菜买出来等我,我骑自行车到机械厂大约10分钟,吃完饭回师院时,同学们也就刚吃完饭回到宿舍。

  几十年过去了,二妹妹守着饭菜,在食堂的餐桌旁笑眯眯地等我的画面总是在我脑海里闪现。

  二妹妹是高教自学考的大专毕业生,在机械厂工作几年后调入天津市总工会干部管理学院工作。在学院工作期间,她要求上进,不断地学习提高自己,最后走上了教师的岗位。

  2020年1月16日二妹家合影,前排左起:我、二妹、大妹、姐姐,后排姐夫、二妹夫。

  当时二妹妹家住在南开区西湖村,单位在河东区,孩子小(现在美国读博),单位远。除全职在工会干院任教外,要强的她晚上还在南开大学研究生班进修,超强度的工作和学习给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隐患。

  1996年二妹妹被查出肾功能衰竭,开始透析治疗,每周三次。因为病情恶化,1996年做了第一次换肾手术,大夫告诉我们,换肾手术者生存五年为一大关。

  家庭聚会,中间红上衣是二妹妹。

  每周三次的透析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间断,手术后化疗的不良反应使她原本虚弱的身体迅速消瘦下去,呕吐、脱发、浑身无力,进食困难……即便如此,二妹妹还是一直保持乐观的心态,积极配合治疗。

  我的二妹夫时刻陪伴左右,料理着二妹妹所有的生活细节:水不能多喝,吃东西要格外注意卫生,密切注意身体内指标的增减……二妹妹在磕磕绊绊中一年又一年地挺了过来,这和二妹夫无微不至的照顾是分不开的。

  三年前,二妹妹病情恶化,做了第二次换肾手术,术前发现肝脏有癌变,所以手术把该癌变部位也做了切除。

  2020年10月5日家人合影,右三是二妹妹。

  后来,二妹妹的病情再度恶化,肾和肝都有癌变,大夫主张第三次换肾和肝切除手术。二妹夫征求我们的意见,大家各抒己见,观点也不一致。二妹妹却很坚决地表态不做手术,因为这时的她已经经历了两次换肾和部分肝切除手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从1996年第一次换肾到现在,二十五年过去了,她换了两次肾,肝也做过切除术。五年一大关,她过了五次,大夫们都说这是奇迹中的奇迹!感谢二妹夫二十五年不离不弃地照顾,只有亲人的大爱才会使这奇迹中的奇迹发生。

  2020年11月4日二妹妹家附近金汤桥旁,二妹妹和大妹妹。

  2020年11月4日金汤桥旁,二妹妹和我。

  尊重二妹妹的决定,二妹夫、姐姐、大妹妹24小时守护在二妹妹身边精心照顾,亲属们也都无时无刻地关注着她的情况。

  大姐几次打开视频让我观看二妹妹的现况,有时她抬手示意,有时无力说话,有时静静地安睡......每次在镜头里看到她平稳的状态我都稍感安慰,可挂断视频又开始了无尽的担忧。

  2020年11月11日家人聚餐,右三是二妹妹。

  六月初的那几天我忽然心情沉重六神无主,什么事也干不下去,噩耗传来,6月8日夜半时分,二妹妹非常安详地走了。

  二妹妹的一生是短暂而幸福的,她生前拥有幸福的家庭,体会了美好的亲情、友情和爱情;离开时家人环绕身边,她是在亲人们的关爱中平平静静地走的。

  如今天人永隔,逝者已去,生者不胜伤悲!二妹妹的离去让我们越发感受到健康的可贵。余生有限,更要珍爱家人和朋友,珍惜健康的身体。

  谨以此文表达深深的遗憾和追思,纪念永难相忘的二妹妹,愿她一路走好,在天堂安息。同时也请亲人们各自珍重,毕竟我们已不再年轻。

  2020年6月26日于温哥华

  完

  作者赵津南,1953年生人,53年至61年居住在重庆道津南里,曾就读新华南路小学,77年考入天津师范大学外语系主修英语。83年住睦南道有声里,96年出国,现定居加拿大温哥华。

  编辑|紫石

  关于我们“情系五大道”公众号、头条号汇集了五大道人讲述的老故事及五大道人的文学、摄影作品等,旨在重温五大道老时光、探寻五大道人的生命轨迹、弘扬五大道的人文精神。欢迎新老五大道人踊跃投稿,文字、口述均可(有意者请在私信留言,我们会尽快回复)。本号刊登的文章(不代表本号立场)均为原创,不经许可请勿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新河百事通版权所有